搜一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门文章 > 重销售轻研发,葫芦娃药业投入与收益落差大,应收激增疑粉饰财报-企一网

重销售轻研发,葫芦娃药业投入与收益落差大,应收激增疑粉饰财报-企一网

2020-02-05 06:42:36 标签:重销售轻研发,葫芦娃药业投入与收益落差大,应收激增疑粉饰财报

  “葫芦娃!葫芦娃!一棵藤上七朵花......”

  这首歌几乎家喻户晓,现如今,一家也叫葫芦娃,但名气并不算很大的药企正在筹划A股上市。

  海南葫芦娃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今年年初更新了招股书,补充了2019年上半年业绩情况。

  据《洞察IPO》研究发现,葫芦娃药业表现相对平淡,尤其产品方面亮点乏善可陈。财务方面疑有粉饰业绩嫌疑,近几年应收账款激增,去年上半年的应收账款已经远远超过前一年全年的应收数据,周转速度也在逐年放慢,坏账风险加大。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公司产品无多少亮点,但公司对研发重视程度并不高,近几年一直更加重视的是营销推广,近几年的销售费用要数倍于研发费用,但是一直不断激增的销售费用与同期营收的增长并不匹配,营收的增幅远远弱于销售费用的增幅。

 重销售轻研发,葫芦娃药业投入与收益落差大,应收激增疑粉饰财报

  重销售轻研发,葫芦娃药业投入与收益落差大,应收激增疑粉饰财报 图一

  应收账款半年增长超前一年全年

  葫芦娃药业以儿科用药为主,从公司产品收入结构来看,呼吸系统药物、消化系统药物以及全身用抗感染药物是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报告期间内一直占总营业收入的九成以上。

  尽管该公司在招股书中称2018年葫芦娃药业主营产品小儿肺热咳喘颗粒占同类产品的市场占有率的47.97%,位居行业第一位。不过对于北方地区的父母而言,“葫芦娃”还比较陌生,更熟悉的还是那个“向日葵娃”小葵花。

  从盈利数据看,葫芦娃药业表现不错。

  自2016年至2019上半年,葫芦娃药业营业收入分别为4.87亿元、6.55亿元、9.84亿元、6.11亿元,期间涨幅由34.5%上升到50.23%;而净利润由2016年到2017年分别为0.34亿元、0.49亿元,同比增长44.12%,到了2018年突然暴增106.12%,总额为1.01亿元,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0.41亿元。

  不过《洞察IPO》研究发现,随着业绩的增长,应收账款同步也在大幅上升,且周转速度放慢。

  自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葫芦娃的应收账款分别为0.27亿元、0.58亿元以及0.96亿元、1.32亿元,2017、2018年涨幅分别是114.81%、65.51%。2019年仅上半年的应收账款就远超2018年全年,可以预计,葫芦娃2019年全年应收账款将较2018年有比较惊人的涨幅。

  应收票据从2016年的0.02亿元突然暴增1099.99%至2017年的0.27亿元,到了2018年增至了0.76亿元,同比涨幅为178.01%。应收票据2019年上半年也超过了2018年全年,为0.94亿元。

  在上市前夕,应收的大幅增长有粉饰业绩的嫌疑,或者坏账的风险在增大。数据显示,葫芦娃药业应收账款周转率在放慢,应收账款周转率从2016年的18.30次逐年降低至2018年的12.76次。

  究竟是因为回款难度增大还是粉饰财务数据,只能待其后期持续的财务状况来验证。

 重销售轻研发,葫芦娃药业投入与收益落差大,应收激增疑粉饰财报

  重销售轻研发,葫芦娃药业投入与收益落差大,应收激增疑粉饰财报 图二

  大力推广销售未达预期

  在目前上市药企中,不乏家族控股企业,葫芦娃药业也是一个典型的家族控股企业。

  招股书中提到,葫芦娃药业发行人实际控制人为刘景萍女士和汤旭东先生,二者系夫妻关系;葫芦娃药业第四大股东卢锦华是汤旭东的弟媳,持有葫芦娃药业5.43%的股权,并且未在葫芦娃医药任职;葫芦娃药业的第五大股东汤杰丞是汤旭东的侄子,持有5.22%的股权。

  此外,还有部分股东隐藏在各类企业实体中,持有公司股权。

  汤琪波(汤旭东儿子)通过宁波中嘉瑞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葫芦娃0.15%的股权;汤杰丞和卢锦华通过杭州孚旺钜德实业有限公司持有葫芦娃药业15.98%的股权;吴惠莲(汤旭东表姐)通过宁波中嘉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葫芦娃药业0.04%的股权。

  葫芦娃药业非常重视宣传推广,其实控人刘景萍经常出席各类相关论坛,为了宣传推广还推出了“商学院”培训项目。

  《洞察IPO》了解得知,葫芦娃管理商学院于2015年成立,至今已举办过各类培训2000余场次,累计培训20万余人次,邀请过经济、管理、医药、营销等方面的学者专家。该培训主要针对一级代理商、二级代理商、药店店员、医药连锁、门诊医生进行综合教育和培训。

  说白了,还是为营销服务。营销是葫芦娃药业头等大事,研发都要远远让位于营销。

  数据显示,自2016年到2018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0.91亿元、1.46亿元和3.88亿元,占其营收的比例为18.69%、22.29%和39.43%,且数倍于同期净利润。其中,业务推广费支出分别为0.47亿元、0.90亿元和3.10亿元,占各期销售费用的51.49%、61.77%和79.78%。

  同期研发费用多少?

  报告期内,葫芦娃药业的研发费用分别是0.11亿元、0.20亿元和0.43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2.30%、3.00%和4.40%。远远低于推广费用。

  不重视研发,是因为该公司有拳头产品吗?

  然并卵。葫芦娃药业的每个产品在市场上都存在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并没有一款超然于同业的特效产品。

  大力投入销售推广,是否就为公司带来了对等的收入?

  答案也是否定的。以2018年为例,该公司业务推广费用3.1亿元,同比增长244.44%,但同期实现营业收入9.84亿元,同比增长仅为50.23%。

  与此同时,在大力推广情况下,产品并没有受到很大的欢迎,葫芦娃药业存货却在逐年上升,2016-2018年,存货分别为0.82亿元、1.16亿元和1.69亿元。

 重销售轻研发,葫芦娃药业投入与收益落差大,应收激增疑粉饰财报

  重销售轻研发,葫芦娃药业投入与收益落差大,应收激增疑粉饰财报 图三

吉林快3开奖结果